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大明元辅在线阅读 - 第290章 封禅(六)敲打秀忠

第290章 封禅(六)敲打秀忠

        不多时,德川秀忠步入高务实的书房,室内陈设雅致,一如大明的官场,处处透着深不可测的底蕴。秀忠抬眼便见到一位身着大红纻丝坐蟒袍的高大男子正悠然自得地品着香茗,一副闲适的模样,仿佛全然不知来者何人。

        着蟒袍,高八尺,面清癯,蓄微须……毫无疑问,自己眼前这位便是大明太傅、中极殿大学士、户部尚书、南宁候高务实了,也就是日本之“御阁”。

        秀忠心中一凛,知道摆出这副模样乃是对方有意为之,以示其超然之姿。他立刻恭敬地上前大礼参拜,声音沉稳而谦逊:“东海荒岛小国,日本德川秀忠参见御阁,恭问御阁万福金安。”

        高务实微微颔首,目光温和却似能洞察人心:“秀忠远道而来,辛苦了。今日一见,果真是英姿飒爽,不负乃父盛名。”

        秀忠连忙谦辞:“御阁抬爱了,秀忠不过是一介武夫,怎及御阁名震寰宇,智深若海,论当世人杰不作第二人想。今日得见御阁,实乃秀忠三生之幸。”

        说起来,单论形象,高务实对德川秀忠的夸赞不过是客气,毕竟他老子德川家康就是个矮胖子,他德川秀忠的形象再怎么经过母系血统“优化”,毕竟底子也就摆在那儿了,能强到哪儿去呢?

        可是高务实就不然了,他家里几代人都是典型的北方文士形象——身材高大而不失文雅面容,正是混官场所需的最佳形象,属于一眼望去就让人觉得“此必正人君子”的那种,迷惑性拉满。

        两人对坐,一时无声,只有窗外微风轻拂,带来几许凉意。

        不久,高务实轻叹一声,打破了沉默:“听闻家康公近来身体康健,此乃德川家之福气,也是日本之幸事。”

        德川秀忠心中一动,知高务实此言绝非无的放矢,但一时又无法判断其所为何事,只好小心翼翼答道:“家父常言,御阁对我日本恩泽深厚,今我德川家得以沐浴其中,自然福寿绵长。”

        “却不知日本国内如德川家这般知恩图报者能占几成?”高务实微微挑眉,目光如炬,仿佛穿透了德川秀忠的内心:“秀忠,日本国内,近日可有波澜?”

        德川秀忠心中一凛,知道这是在探询大名们的动向,便答道:“日本海晏河清,皆仰御阁威名之恩泽。”

        “威名之恩泽”?那不就是说有人心里不老实,只是摄于“御阁”威名太重,不敢溢于言表么?

        高务实微微一笑,似乎对这回答并不满意:“海晏河清固然好,但海底暗流,却也不可不察。我听闻毛利、上杉等大名,对我前次去令似乎颇有不满,此事秀忠可知?”

        德川秀忠沉吟片刻,道:“毛利辉元与上杉景胜因为战后受罚甚重,确有传闻说他们对战后的领地有所挂怀,但请御阁放心,德川家会尽力安抚。”

        “安抚固然重要,但本阁部更希望看到的却是实效。”高务实语气渐转严肃,森然道:“大明对于日本时局之稳定,已有不可推卸之责任。若日本国内有人心怀不满,企图再次掀起风浪,大明朝廷绝不会坐视不理。

        否则,我大明百万带甲,刀锋同指,千帆覆海,塞蔽东洋。则日本浮尸千里,血流漂杵,生灵涂炭,万事皆休……此非我所欲见,想必家康公亦然。”

        这已经是红果果的威胁了,德川秀忠自然能够感受到高务实话语中的分量,立刻回应:“御阁的意志,德川家自当全力以赴。若有必要,德川家愿意出面,无论以何种手段,都将确保毛利、上杉两家心向大明。”

        毛利家和上杉家经过罚没,如今各自都只剩下三十余万石高,德川家确实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能够力压两家不敢造次。对于这一点,高务实没有怀疑,他只是需要德川秀忠表这个态。

        于是高务实点了点头,继续道:“另外,福岛正则与伊达政宗,他们的功劳,大明不会忘记,我也不会忘记。功劳与封赏,也要相匹配。”

        德川秀忠心中一动,他知道这是高务实在暗示对这两位大名的封赏需要有所调整。虽说父亲之前对他们的封赏高务实是没有反对的,但如今既然御阁改变了主意,那德川家也只能照办——否则还能怎样?

        于是德川秀忠便道:“福岛正则与伊达政宗,皆是日本栋梁之才。前者封赏似有不足,家父近来也正苦思补救,如今既有御阁明令,许多事也就更好办了。想必消息传回江户之后,家父也定然不胜欣喜。至于福岛与伊达,能得御阁器重,料二人定能感念深恩,万世图报。”

        万世图报?这种事我从不指望你们日本人。不过倒也无妨,既然你们的天性就是畏威而不怀德,那我保持威慑也就是了。

        高务实微微一笑,他知道德川秀忠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我有意对福岛正则与伊达政宗的职位进行适当的调整,以示对他们功劳的认可。”

        德川秀忠一直仔细观察高务实的神色,见他露出微笑,不禁心中一喜。他知道这种调整很可能是提升他们的政治地位,这并不要紧,只要不是让德川家从自己兜里掏出领地来赏赐给他们,对德川家来说就不是坏事,甚至很有可能反而是一个巩固势力的好机会。

        秀忠立刻道:“御阁既然希望调整二人职务,恕秀忠斗胆,代家父请御阁明示,如此幕府才好行令。”

        难怪日本史书说秀忠虽然打仗一般,但执政能力还算不赖,算是江户幕府合格的守成之君。看他刚才这话,轻轻松松就把对福岛正则、伊达政宗的任命权抓到了江户幕府手中,而不是让与大坂的丰臣公仪。

        高务实打算给他俩加奥羽管领和奥州探题这件事,德川秀忠显然还不知情,但他或许能猜到一些。在这种情况下,他就要先抢了任命权,可见其政治敏感性确实不错。

        奥羽管领也好,奥州探题也罢,本身是室町幕府时期的职务设置,按理说本就归幕府管理——也就是江户说了算。

        不过如今的日本比较特殊,在江户幕府上头还有一个丰臣公仪,而丰臣秀吉在世时,这一类的权力毫无疑问都掌握在他手中,毕竟丰臣公仪的特色是“公武一体”。这里的“武”就是指武家政权,换句话说就是幕府。

        再说得明确些,丰臣家既是如五摄家一样的顶级公卿,也是“武家栋梁”,这文武结合就是“公武一体”。相应的,德川家的江户幕府就比较单纯了,是毫无疑问的“武家栋梁”。

        高务实看着德川秀忠,忽然一笑,道:“也好。”然后就把之前和岛津忠恒商议的那些关于任命各“管领”、“探题”之事告诉了他。不过,高务实倒也没把岛津忠恒给卖了,只说这是自己的决定,没提岛津家。

        德川秀忠听完,立刻表态道:“御阁宽仁厚爱,彼等必当愧谢。我德川家对于此等有助于稳定日本局势之事深表赞同,定将全力支持。”

        高务实点点头。现在说完了别家的事,就该轮到他们德川家自己了。

        高元辅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景色,缓缓说道:“大明与日本,一衣带水。大明希望日本保持稳定,也希望日本的大名们能够心悦诚服,同享太平。秀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既然起身,德川秀忠自然也站起身来,正色道:“秀忠明白。德川家将一如既往,为御阁之意志在日本的实现,竭尽全力。”

        听起来,倒是很上道。

        高务实转过身,目光平静地直视德川秀忠双眼,道:“那便好,大明对日本的期望,我就拜托给德川家了。”

        德川秀忠深深一礼:“秀忠定不负御阁所托。”

        高务实微微一笑,似是很满意这番回答,但却又看似随意的说道:“家康公对‘御四家’中的安排,看来颇有深意。呵呵,家康公深谋远虑,令人佩服呀。”

        德川秀忠心中一虚,赶紧谦逊回应:“家父行事,向来以御阁之意志为依归。御四家作为下任将军的一门众,负有藩篱重任,家父谨慎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高务实不置可否,反而手指轻敲桌面,话锋一转:“日本之地,自古以来便有‘东瀛’之称。我想,日出之国,自当有日出之姿。秀忠,你以为呢?”

        德川秀忠一怔,随即领会到高务实话中的深意,谨慎回道:“日本虽小,却也愿随大明之光芒,普照四海八荒。”

        高务实点了点头,又道:“大明与日本一衣带水,自古便有往来。如今大明的船队,更是频繁往来于两邦之间,传递着贸易与友谊。”

        德川秀忠听出高务实话中有话,便道:“大明的船队,是日本海域的常客,也是我们仰望的荣光。”

        高务实目光一闪,语气微沉:“然而,海域虽广,却也需有序。尤其大明航船所往,若有日本船只不遵航道,乱了阵脚,只怕便会掀起不必要的风浪。”

        德川秀忠心中一紧,知高务实此言是在敲打德川家,忙道:“秀忠明白,德川家定会引导日本船只,切实遵循大明的航道,不令风浪涌起。”

        高务实轻轻颔首,语气稍缓:“大明对日本,向来以和为贵。然而和气生财,也需要双方相向而行。”

        德川秀忠立刻表态:“德川家对大明与御阁的忠诚,如同东瀛之日照,永恒不变。”

        高务实微笑,挥手示意德川秀忠退下:“秀忠,大明对德川家的期望,你已明了。去吧,愿我们的友谊,如同东海之水,永不枯竭。”

        德川秀忠起身,深深一礼,退出书房。他心中明白,刚才最后这场对话,虽无一字直言威胁,却处处透着御阁的意志与力量。德川家若想在他的庇护下继续繁荣,便需在他的棋盘上做一个听话的棋子。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忐忑的心情,才发现后背不知何时已然湿透。

        随着德川秀忠的告退,高务实回到了书桌后,他知道这场谈话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德川家自然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家康那个老狐狸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他行事一贯看碟下菜,历史上对付秀吉是一套,对付秀赖则是另一套。现在他来对付自己,自然也要再换一套。

        不过无妨,任你这老狐狸再怎么鬼精,实力的差距终究是不可逾越的深渊,而你既然聪明,自然也知道小心翼翼地不去逾越我心里的红线,只敢在这红线之内为自己的儿孙后代谋求多一点利益。

        知道底线,这交道就还能继续打下去。将军天领留个一百二十万石也还凑合,反正将来丰臣秀赖那百余万也是演儿的,加起也足够威慑各地大名了。

        而且德川秀忠刚才那番话倒也不假,彼时“德川御四家”都是演儿的一门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帮演儿都不行。

        这个道理很简单,演儿地位稳固,他们作为御四家的一门众,特殊地位才能保证,也能通过这种特殊地位来获得更高于他们领地石高的政治待遇。

        其实不仅是他们,家康封出去的那些亲藩大名,也就是如“德川四天王”之类的大名,他们也一样需要维护演儿的利益和地位,道理与一门众同样。

        当然,当然,归根结底,演儿将来不仅能继承江户幕府,他还能获得丰臣家的遗产,以及自己迟早会给他的各地水晶楼——即京华在日本的商业帝国。

        有了这些,他的实力只会比丰臣秀吉当年更强,说起来倒有些像历史上处于实力巅峰的秀吉与实力巅峰的家康合体——既有土地与人口,又有商路和矿产。

        有了这些,演儿就有足够的实力坐稳日本这一方小小“天下”了。

        ——

        感谢书友“云覆月雨”、“全网最靓陈美林”、“我需要poi”的月票支持,谢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